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干掉那个房产商 > 躺下,不是投降,是捷径
    夏季夜晚的湘江,虽比不上市中心灯红酒绿的繁花似锦,但是河流两岸这几年按不住的一栋接一栋高起的楼房,依旧增添了不少生气,有的是已经建成待交房的楼屋,投入使用的亮化工程灯光闪烁,有的是正在施工中的期房或者准现房,施工的高瓦数灯泡也把江面照得透亮,水面安静如铁,水位较之冬季枯水期已经上涨不少,热时膨胀,冷时紧缩的现象不仅仅只发生在物体当中,还有高温下人们难以正当释放的欲望,涨水的季节即将到来,静止湖面暗涛汹涌的湍流江水就像是人们体内迅猛奔走的荷尔蒙一样,最终流入大海,壮大海洋,流入海绵体,胀大器官,胀大欲望。

    “肖总,您带我来这样的环境确实让我头脑更加清醒呀。”婷婷坐在肖总监的副驾驶,眼神扑朔迷离,像是带着光,又像是喷着火。

    “哈哈,是吧,可不是我带你来这里的,是你的心只因我来这里的。”肖总监直勾勾的盯着副驾驶的婷婷,眼神像个黑洞,可以随时吞噬面前这个星际尘埃。

    婷婷笑了笑,将副驾驶的作为往后调了调,腾出了更大一些的空间,穿着短裙丝袜的腿也全部一览无遗,头也靠在了椅背上,侧着,看向窗外。

    “你这么晚不回去你男朋友也不催你吗?”肖总监试探性的问道。

    “男朋友?男朋友不正坐在我旁边吗?”婷婷面带微笑的说道,只不过依旧闭着眼靠在椅背上。

    暖湿气流较之冷空气更轻一些,总是不停的向更上一层的空间高度推动,肖总监的喉结也在不停的上下滚动着,吞咽着难以下咽的口水。他的手慢慢轻轻的放在了婷婷裹着纤薄丝袜的大腿上,婷婷身体微微抖动一下,马上又静了下来,她依旧闭着眼,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肖总监把嘴凑到婷婷的耳边,手放到她左胸心脏的位置,婷婷耳边传来的是肖总监饥虎觅食般的喘息声,肖总监手掌感受到的是婷婷心脏每秒不低于一百五十下的剧烈跳动。

    慢慢的,两人吃饭讲话的器官进行了深度交流,交织在一起,他的左手娴熟的一颗一颗解开她的衬衣扣子,她的右手也轻巧灵活的扯开他的皮带系扣,两个人一切猛烈的碰撞,最后,都化作成江边风光带旁一辆小汽车上下左右的震动。

    欲望的井喷之后,是一阵剧烈的抽搐,是瘫软,是靠着椅背上喘着粗气两人,也是两人额头上渗出的豆大的汗滴。

    肖总监有气无力的在车子中控台摸索着香烟,仿佛一切这种事情结束后,只有抽根烟才算是真正的画上一个句点。点着之后,猛地吸了一口,然后转过头看着副驾驶,婷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用手快速将脸前几缕凌乱的发丝捋到耳朵后面,轻轻弯下腰背,把褪到脚踝处的内裤的丝袜一层一层的提了上来,这个动作的瞬间,又让肖总监立马亢奋了起来,他把身体凑过去,想要亲吻旁边这颗星际尘埃,婷婷一边用自己的右手拉着裙子侧摆的拉链,一边用左手手掌挡住肖总监嘟起问过来的油腻的嘴,妩媚的像个狐狸一样看着肖总监,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微笑着说道:“少食多滋味,多食,可就活受罪了哟。”

    肖总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眯着眼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九零后女生,自己要比她大上十来岁,但是在混乱关系里的博弈中,却丝毫没有占上风,即使得手了,依然被她把胃口吊得十足。

    车子发动了,引擎的声音打破了江边的安静,不一会,车子开远之后,江边又恢复了安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留下了路边几个白色的皱巴巴的湿纸巾纸团。

    “早啊!绿帽子哥!”毛志成今早一来售楼部就异常开心,进门看见吕茂侠就调侃起来。

    吕茂侠撇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信不信我告诉全售楼部的人,你有个温柔体贴、给你不远千里送爱心晚餐的同居女友?”

    “别!哥!我错了!来!抽烟!不和小毛一般见识好不好。”毛志成马上一副贱贱的表情,毕恭毕敬的掏出香烟递了一根给吕茂侠,然后赶紧去到更衣室去换衣服了。

    吕茂侠继续在前台发着呆,但是放空的状态没有持续太久,就又被中断了。

    “看什么叻?怎么?吧台的妹子好看吧,你可是从不会这样发呆盯着妹子看的。”柳阳边说边坐在吕茂侠身边,永远一副慢悠悠的样子,让对手掉以轻心。

    “没有,在发呆,不过,这次你们开发商水吧新招的女孩子确实都挺有特色的。”吕茂侠特意仔细看了看水吧台的妹子,打心底觉得好看,比置业顾问好看。

    “你觉得哪一个好看?”柳阳贱笑着说道。

    “那个眼影画得挺重的女孩子,挺高冷的,不知道卸妆了是不是也这么漂亮。”吕茂侠回答道。

    “她啊?她叫莉莉,长得确实漂亮,就是少了点亲和力,客服嘛,应该更热情一点。”柳阳像是个导购员一样给吕茂侠解释道。

    “那,那个身材很火辣的妹子呢?”吕茂侠继续问道。

    “她叫余娜。”柳阳直勾勾的盯着余娜,轻轻说道。

    “对对对!想起来了,之前她们刚来那天,毛志成都给我介绍过。”吕茂侠一下想了起来,看来自己已经是后知后觉了,柳阳和毛志成早已把这些姑娘打听的清清楚楚了。

    “不过,这个可能没什么戏。”柳阳虽然眼睛盯着不放,但还是略带可惜的说道。

    “为什么呀?当然我对她也没想法。”吕茂侠确实没想法,只不过听柳阳这么一说,有点好奇罢了。

    “保安队伍里有一个瘦瘦的,专门开电瓶车带客户去样板房的保安,有印象吗?”柳阳对着吕茂侠问道。

    “当然,我每次要物业妹子帮我呼叫电瓶车都是他驾驶的。”吕茂侠回答道。

    “那个开电瓶车的就是余娜的男朋友,确切的说,应该是未婚夫,听说两人准备结婚了。”柳阳耐心解释道。

    “那女孩子外形条件这么好,怎么会看上那个保安?我不是瞧不起保安啊,我只是觉得她的面相就是个有点狐媚的女孩子,平日下班后的打扮应该也是个爱玩爱疯的人,这样的年轻妹子要嘛想找个帅哥,要嘛找个老板,所以,我看不懂。”吕茂侠意味深长地说道,他知道并不是每个女子都一定很现实,只是,现如今社会里,现实的姑娘,早已不是一个贬义词了。

    “所以说嘛,你还是太年轻,但是也分析的对,那个开电瓶车的保安是这附近村上的准拆迁户,马上就要拆了,据他们说,少说几百万,地还挺大,人家来这里做保安是觉得离家近,你以为跟我们一样是苦逼讨生活啊?拆完之后他就辞职了,这女的跟他什么都不愁好吗,这女的就是他叫过来上班的,应该是觉得这么媚态的女人要时常盯着吧。”柳阳就像他们身边的好友一样,解释的清清楚楚,甚至还带点嫉妒。

    吕茂侠略有所思的点点头,其实,他对这两个女孩子并没有多大兴趣,他觉得三个人里面相对而言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偏偏是那个话最少、年纪最小的刘忻。他从没见过一个湖南女孩子长得这么像混血,并且这么好的外表,却总是一副不自信的样子,唯唯诺诺,好像生怕自己犯错一样,谨小慎微。

    “那个眼睛大大的,女孩子呢?你觉得她像不像新疆人,总感觉有点异域风情的味道。”吕茂侠故意最后一个说她,前面的两个不过是打掩护的罢了。

    “她啊?你说刘忻?确实好看,只不过,你要是有想法的话,那你就慢了一步。”柳阳像个老司机一样,摇头晃脑的说着。

    “你大爷!你拉着我聊这些八卦,现在又讲我钟意她们,你是不是自己想去泡啊?去啊!我借你钱订酒店好不好,真的是,说的我好像多需要似的一样,见到异性就兴奋。”吕茂侠一脸嫌弃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喜欢也正常嘛,这些妹子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个,很好泡的,小妹子。”柳阳露出了猥琐的表情,继续说道:“为什么说你慢了一步,因为今早我坐公交车来上班的时候,发现这妹子居然和我同一趟车,我站在她身后,她没看见我,她正盯着她自己的手机屏幕看得发呆,我凑过去看了一下,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柳阳故意卖个关子说道。

    “你看见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能脑补出公交车上你这个肥胖身躯在当时的情景,你就像是岛国电影里拍的那样,尾行痴汉,你肯定在人家背后猥亵了一把,哈哈哈。”吕茂侠说着说着把自己说乐了。

    “想不想听到底?”柳阳被调侃的有些难堪,直接问道。

    “好好好,想听,你说,你看见了什么?”吕茂侠恢复正经的说道。

    “她的手机屏幕当时的画面是毛志成的微信头像,她足足盯着看了公交车行驶一个站的时间。”柳阳冷冷的回答道,好像是自己女友对自己做了不忠的事情一样。

    吕茂侠忽然一下收住了笑容,看来毛志成确实早早就盯上这个妹子啦,虽然可断定两人现在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听柳阳的描述,一切事情都是迟早的,忽然觉得有些可惜,这么一个刚毕业水灵的妹子,可能就要被毛志成这种有女友还要隐瞒的油嘴滑舌男给糟蹋了,心情变得低落起来,只是吕茂侠没有意识到的是,如果这女的被自己泡了,就不可惜了吗?自己又何尝不是有女友的人,那个时候自己还能有这样的正义感吗?酸葡萄心里而已。再说,现在这社会,有的时候不知道是男的玩弄女人还是女人玩弄男人,很多的感情已不再是父母辈那时候的真诚金贵啦,被劈腿、被小三的事情越来越多。

    吕茂侠再看了看吧台正在忙活的妹子们,她们好像在小声说着什么,并时不时看看售楼部的人,就像自己和柳阳讨论她们一样在讨论着她们眼中这些人,似乎在说:“你看看前台那两个小声嘀咕的置业顾问,都盯着我们看半天了,一副屌丝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