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七百七十九章 陪你跑路!
    第七百七十九章 陪你跑路!

    唐欢哪里还约了朋友喝酒?

    就算真约了,怕也不敢来吧?

    当众抢了小少爷的女人,对所有人而言,唐欢基本被判死刑了。

    而且还是处以极刑。

    他叼着烟,独自走在马路上。

    夜已深沉。寒风拂面。唐欢拉了拉衣领,防止冷风灌入。

    心情却莫名平静。

    他并不后悔当众抢走唐小婉。

    他也不允许唐小婉糟蹋自己的一生幸福。

    尤其是为了他。

    这些年来,唐欢不止一次因为冲动,而毁掉自己的前程。

    最近一次,是他愤怒离开猎龙者。

    那一次,是他距离功成名就最近的一次。

    当他孤身回国,带着无数战友的寄托。军方本已经准备将他打造成军方战神。前途之美好,一飞冲天。

    可他拒绝了。

    他不能接受战友们的尸骨留在海外,而他,踩着尸骨一将功成。

    他选择了离开。

    既是愤怒,也是逃避。

    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折磨了唐欢许久许久。

    直至近两年,他才渐渐挣脱桎梏。开始全新的人生。

    很可惜,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似乎又要结束了。

    而这一次,似乎比起上一次更为严重。更为惨烈。

    他招惹了所有人都认为不能得罪的权贵。

    为此,唐小婉还愤怒地抽了他一巴掌。

    她心疼他。

    背负家族复兴的使命,熬了那么久,辛苦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崛起的苗头。却又这么轻而易举地毁掉了。

    值得吗?

    唐小婉替她不值。

    “你看起来很伤感?”

    不远处,响起一道清冷却无比熟悉的声音。

    在这寒风之下,就连这把清冷的声音,也显得无比温暖。

    正是秦家姑姑。

    她穿着贴身的旗袍,脚下踩着诡异的高跟鞋。

    手中,却提着两壶酒。

    他一壶。她一壶。

    也许是喝多了秦家姑姑自备的烧刀子。唐欢渐渐对其他美酒没了兴趣。勉强喝了,也感觉很难入味。

    喝着烫喉的烧刀子,唐欢大摇大摆地走在马路上,看起来还是那么意气风发。

    “你应该在场。”唐欢咧嘴一笑,十分得意。“刚才的我,比你在白家更潇洒。”

    “是吗?”秦家姑姑斜睨了唐欢一眼。“有多潇洒?”

    唐欢拿手比划了一下:“起码有五层楼那么潇洒。”

    “嗯。”秦家姑姑点头。径直喝着烈酒。

    二人边走边喝。一壶烧刀子很快就喝完了。

    唐欢的眼神,却愈发的明亮,清醒。

    “就是有点遗憾。”唐欢忽而感慨道。

    “遗憾什么?”秦家姑姑随口问道。不紧不慢的喝着酒。

    唐欢瞧见远处的长凳,慢腾腾走过去,然后一屁股坐下:“遗憾享受不到你的全套服务了。”

    “那你为什么不争取一下呢?”秦家姑姑也是随意地坐下。“也许我心情一好,就答应你了。”

    唐欢翻了个白眼:“我不接受施舍。”

    “原来你还是一个有骨气的男人。”秦家姑姑抿着烈酒。

    今晚,唐欢喝的比她还要快。

    她可以理解。

    唐欢的确需要喝点酒,来平复一下心情。

    “当然。”唐欢挑眉道。“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唐家后人。怎么能没点骨气?”

    秦家姑姑唇角微翘,喝光了一壶酒。然后又拿出耳机,递给唐欢一只:“请你听一首歌。”

    唐欢接过耳机,听着那清冷的音乐。眉头微微皱起:“我这心情,听这种歌会得抑郁症的。”

    “你刚才不是还很潇洒吗?”秦家姑姑说道。

    “我装的。”唐欢耸肩,倒也不怕坦诚。尤其是面对秦家姑姑。

    秦家姑姑唇角微翘,淡然一笑:“幼稚。”

    二人就这么坐在清冷的街道上。听着清冷的歌曲。

    他是孤单之人。

    她又何尝不是顾及之人。

    他们很像,又很不像。

    这首秦家姑姑钟爱的《暗涌》,从来没与外人分享过。唐欢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听着听着,秦家姑姑喃喃自语:“我拿整个秦家陪你扛,他们整你,我就整经济。烧光了钱,我陪你跑路。”

    “啊?”

    唐欢刚沉浸在这清冷的歌曲中。竟是没太听清秦家姑姑的话语。

    “没什么。”秦家姑姑淡淡道。“我说你真蠢。”

    唐欢咧嘴一笑:“再蠢不也是你未婚夫吗?”

    秦家姑姑挑眉,安静听歌。

    ……

    唐小婉泪流满面的回到家中。

    见到父亲时,她泣不成声。

    老管家轻轻抚摸着女儿的秀发,感慨道:“痴儿。你为他豁了出去。是否想过,他也会为你豁出去?”

    “我心甘情愿…”唐小婉哽咽不已。

    “他难道会后悔吗?”老管家柔声道。

    唐小婉拽住父亲苍老的手臂:“父亲,您还有办法吗?”

    “什么办法?是帮他,还是帮猎龙者?”老管家苦涩道。“得罪了他们,什么办法都没了。”

    略一停顿,老管家忽然心一横:“顶多咱们陪他一起死。”

    “哦不对。”

    老管家紧紧握住女儿冰凉的手心:“咱们必须陪他死。他可是咱们的小少爷啊。”

    唐小婉泪眼婆娑,重重点头:“那就一块死!”

    叮叮叮。

    客厅。

    电话铃声不厌其烦的响起。

    老管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他不想接,也就不接了。

    可当电话铃声挂断之后,再一次响起来。

    接连三次,老管家不得不接。

    毕竟,他虽然处于半退休状态,但在官方,还是挂着闲职的。

    老管家微微调整了一下情绪,拿起了电话。

    “喂。”

    “喂你大爷!”

    “你个瘪犊子!老子打多久了,你他妈偷看隔壁寡妇洗澡呢!?”

    老管家听着电话那边无比恶毒的话语。却是僵硬在原地,双手双脚阵阵发麻。嗓子眼也是一阵阵的发干。

    就连头发,都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

    “少——少爷?”

    “少你奶奶个腿!老子快六十的人了!你个老东西是不是做官把脑子做坏掉了?”

    “——”

    还是原来的配方。

    还是原来的——味道。

    女儿伤心欲绝的泪水都没能让老管家落泪。

    这一刻,这个曾一只脚踏进政治局的政坛大亨。却老泪纵横。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