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玄界圣尊 > 第四十章 二十招必败?
    洪定武心中恼怒,却也不敢大意阴沟里翻船,收起了轻视的心思,气势全开,二元阴境大成的气息席卷四周,实力弱的人在这强大的气势下震慑地瑟瑟发抖,就算实力强的那几个高手也绵连凝重,洪定武凶名在外,果然是极有实力的。

    受到洪定武的气势所激,周禹鸿也不由自主的放开一切,全力一战,一极境小成的实力也显露出来。

    “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高手,原来只是个一极境的小子。”一名胸前佩戴者烈焰形状徽章的佣兵满面鄙视。

    “修炼之路艰难,不过一极境的好手还是有不少的,这小子有点托大了。”泗水商行的一名护卫道。

    “看着小子年龄也不算小了,依然是一极境,这修炼天赋也太差劲了,看来是前途无望了。”一个身着华丽的男子对身旁娇美的女子说道,眼光不经意间略过女子饱满的胸脯,脸上却是道貌岸然的模样。

    “这个少年真的没希望了吗。”毕竟女孩子家心软,而且周禹鸿面向清秀,洪定武凶神恶煞的样子,两人对比实在是太强烈,让身为女子的她自然而然倾向周禹鸿。

    男子心头微酸,面上不着痕迹,笑道:“婉妹,从境界上来书说,这洪定武二元境阴境大成,这个小子只是一极境小成,他们差了一个大境界;从战斗经验来说,洪定武不说是身经百战,也是实战经验丰富之辈。两人的差距太大,这小子必输无疑。我看,他撑不过十五招。”

    听到同行的男子这么说,女子的担忧之色更加明显,不忍道:“师兄,你快救救他吧。”

    “婉妹,临行之前,师父对我们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莫要多管闲事,你忘了吗。世上这事多了去了,你就算想管也管不完的。”男子心中醋意更浓,巴不得洪定武赶紧将这个面皮白净的小白脸撕成两半,哪里会出手相助,何况,就算是他也未必是这凶悍的洪定武的对手。

    要说是平常切磋,他还有信心赢个一招半式,可生死相搏,影响因素太多,他可不会为素不相识的人冒什么风险。

    在他看来,这小子不仅讨厌,而且愚蠢,没有什么利益就要强出头,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少斤两。

    场中,洪定武看到周禹鸿不过是一极境界,心下打大定,率先出手。

    吸取上次经验,洪定武拳头打出一个弧度,细看之下微微抖动,令人无法预判攻击方向,利用抖动之势让拳劲相叠加,正是《暴山击》中一招千山叠。

    面对洪定武的攻击,周禹鸿丝毫不敢大意,运起玄功,施展出《白虎裂山掌》中一招裂山碎石,掌势比周经逊所使得还要雄浑精妙几分。

    周禹鸿以攻对攻,洪定武求之不得,这次交手,两人平分秋色。

    在境界上,周禹鸿固然是比洪定武低了很多,但周禹鸿现在修炼的是融合后的《玄虎诀》,所使的《白虎裂山掌》又是凡阶中品玄技,足以弥补两人之间的差距。

    洪定武终归经验比周禹鸿更强,反手一扭,抓住周禹鸿的手腕,往前一拉,另一只拳头已经蓄势轰出。若是周禹鸿此时挣扎,无论能否挣脱,先手已失,必定会结结实实吃下这一拳,到时候不死也要重伤。

    那身着华丽衣装的男子嘴角露出微笑,不自量力的小子。

    洪定武的那帮跟班收下已然大声叫好,认为胜局已定。

    临危不乱,危险关头周禹鸿的天赋悟性在此展露无遗,他非但没有费力挣脱后退反而接着这一拉之力欺入洪定武怀中。

    湘子挎篮——奇门十三肘补全中的一式,击向洪定武的胸膛。

    洪定武赶忙变拳为掌,托住这一肘,同时右手一甩将周禹鸿摔了出去。

    周禹鸿打了个旋子稳稳落地。

    这一次交手两人平分秋色。

    甫一开始,尽是杀招。

    本以为洪定武这一次必定得手的那些人的叫好声喊道一般戛然而止,如同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一般。

    未等周禹鸿站稳,洪定武有攻上前去,两人拳来脚往,转眼间已经斗了是十几招,中间洪定武几次凭借丰富经验制造的必杀之局,被周禹鸿险而又险的化解。

    华衣男子的脸色微微发青,刚刚他对心仪的女子夸口说周禹鸿在洪定武收下撑不过十五招,此时已经过了十六七招了,两人还是斗的难解难分。

    所幸那女子看得投入,并未注意到。

    真是个废物,华衣男子心中暗骂,连个小孩子都拿不下。

    他却没有想到自己还不如洪定武,与周禹鸿交手恐怕会更难看。

    眼见马上要过二十招,洪定武打的有些不耐烦,弯腿一扫,一阵沙土扑向周禹鸿,一招山根腿隐藏在沙石中踢了过去。

    哪知周禹鸿的身体经过塔瓶的洗礼后,直觉惊人,凭着感知到的微微劲力,避过了这一招。

    二十招已过,洪定武还是没有打败周禹鸿。

    在场的众人早已经鸦雀无声,再没有一个人敢小看周禹鸿。

    “师兄,已经过了二十招了。你不是说这个少年十五招内就会输了吗。”忽然一道甜美的声音打破宁静。

    原来她刚刚担忧周禹鸿安危,看得入迷,忘了十五招的事,现在看周禹鸿没有这么快被打败,心下稍稍放松,突然想起此事。‘

    在一片安静中,她的话音格外引人注意。

    刚才认为在二十招内周禹鸿会败下阵来的仆人和附和的人无辜躺枪,脸色忽红忽黑,本来人们沉浸观看战斗,早忘了这档子事,没想到又被这女子点破,心下那个忧桑啊。

    “这,这,这可能是洪定武未用全力吧。”那华服男子尴尬地说道。

    “对,一定是这样。我家少爷看这小子年轻,故意让他,没用全力。”

    “没错没错。”

    “洪少爷未用全力。”

    “少爷,别留手了。”

    “给这小子点教训,看他这么嚣张。”

    那些人顿时如同打了鸡血般,纷纷大声鼓噪起来。

    他们却不想想刚刚到底是谁在嚣张。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