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 破晓四骑士 > 第三章 搜寻
    巴西勒骑着夫人的小女儿来到明光镇的时候,城门口几个士兵正围着一个丰满的女人,女人头顶着一篮子水果,娇笑不已。他打马不及,挺直地撞了过去,坏了他们的好事,一个愤怒的胖老头用长矛的尾巴把他从马上扫下来,不等巴西勒抬头一柄剑已经架到他的脖子上。

    “小犊子,你找死啊”胖老头的圆脸凑到他眼前,巴西勒甚至能看清他残缺不起的牙齿缝隙中喷出的口水,一只蛀虫在其中钻来钻去。

    “我,我。。”巴西勒不断用余光瞄着架在脖子上的剑,这柄剑大多锈迹斑斑并带有缺口,不过给他的脖子刺上一个口子还是轻而易举的:“我,我是伯爵,派来的”他结结巴巴道,声音细不可闻。

    旁边一个瘦高个的士兵牵着受惊的枣红小母马,摸着它漂亮的皮毛安抚着。“我看他是个小偷,昏了头要来我们的地盘偷东西”

    “放开他吧”城门角落的躺椅里钻出来一个黑发中略微泛紫的年轻人,他一直被士兵们挡着,所以巴西勒先前并没有看到他,年轻人有着阳光般的皮肤,全套的轻皮甲紧紧绷住他结实的身体,腰上的皮革剑鞘打造精致:“你们见过脚踏马镫坐着马鞍的小偷么”灰色头发的年轻人站在巴西勒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受惊的小马夫,他的脸挡住了太阳,在身体的周围形成一圈金色的光晕。

    “我是西瓦达爵士,明光的代理城主,你是谁,来这干吗?”他在说道城主两个字时脸明显红了一下。

    巴西勒把路上编好的说辞念叨了一遍,雷堡伯爵的队伍里出现了几个家贼,他们偷了准备送给果园城公爵的礼物连夜逃跑,他来这里寻找帮手一起抓贼。

    “事成后伯爵大人重重有赏”他学着雷堡伯爵的口头禅,重重挥舞着临出发前瓦特给他的剑。

    西瓦达摸着胡子思考了一阵才对一脸焦急的巴西勒说道:“抱歉,没有子爵的命令我们不能随便离开。”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不行,你们必须跟我走”巴西勒跳起来,紧紧拽住他的衣袖,耳边响起伯爵临行前的交代,他狠下心来绕道西瓦达的面前,把自己想象成雷堡年轻骑士中最神气的阿尔德勃。

    “我是雷堡伯爵以至高主之名册封的骑士,我现在要求你的士兵跟我去搜索那群小贼,他们可是偷了准备献给公爵大人的礼物,公爵大人怪罪下来我看你们如何交代”

    出乎他的意料,西瓦达已经躺回躺椅里,对他的威胁视而不见,瘦高个的士兵在骚弄着夫人的小女儿,胖老头大打一个喷嚏,吓醒了趴在地面的老狗。

    巴西勒挣开束缚,跨步到城门后的阴影里,西瓦达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如果你胆敢拒绝我现在就宰了你!”说完巴西勒举剑对准脸错愕的年轻人,不料汗水早已在他手心积成一滩小湾,短剑在他手中打了个转掉了下去。

    轰然爆发的笑声吸引了几个在旁边玩耍的光屁股小孩,士兵们前俯后仰,尤其以那个老胖子最甚,他抱住身边的一颗核桃树,雷鸣似得笑声震得树干摇摇晃晃。

    巴西勒涨红了脸,看着被西瓦达凌空接住的剑无比尴尬,他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等他们笑完再出来。被众人快乐的气氛感染的夫人的小女儿也张大鼻孔露出牙齿打了个欢快得鼻响。

    “好的,别冲动,有话好说,你早说你是一位骑士不就好了么”西瓦达朝巴西勒晃了晃握着的剑:“话说雷堡伯爵眼睛瞎了不成,你连剑都握不紧,他怎么会册封你为骑士,你该不会是在一桶葡萄酒的麾下当的侍从吧”

    “大人,不如我们出去转转吧,有枣没枣打一竿子,兴许找到这群小贼也说不定,雷堡伯爵可不是一般的伯爵,听说连他的夜壶都是金子做的,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套新盔甲吗,到时候高兴说不定赏你十套八套”胖老头在一旁嘀嘀咕咕道。

    西瓦达带着三明士兵跟随巴西勒疾驰在宽阔的平原上,之所以只带着三个人全然因为他们只有四匹马可供驱使。巴西勒把包裹里的金币穿剑旗帜系在胖老头的长矛上,期盼能遇到其他搜索的队伍,如果露丝小姐和爱丽丝已被救回那便再好不过了。

    西瓦达骑的黑色骏马骨骼很细,腱的附着点突出,肌肉呈长条状隆起,四肢修长,关节和腱的轮廓明显。巴西勒眼睛发亮,对他攀谈道:“我听说十多年前雪地高原的领主送给果园城公爵一匹血统及其纯净,体重上千斤的纯种沙漠公马,看来我们骑的都是它的后代”仿佛验证他的话,两匹马初次相见时凑到一起不停蹭着对面的脖子。

    “你的剑术不怎么样,对马的见识倒是不赖”西瓦达呵呵一笑道。

    胖老头,瘦高个,和有着一对兔牙的男孩骑着另外三匹又老又瘦的驽马,不紧不慢得跟着,尤其是胖老头屁股下那匹可怜的老马,被他压垮了本就弯折的脊梁,几乎是走一步退两步。

    在巴西勒的一再保证中西瓦达将短剑还给了他,然后他开始吹嘘起自己的剑,他的单手剑有着流畅的体型,剑柄的配重球上刻着一朵鸢尾花。“这可是是亚历山德罗一世皇帝赐给他的侄子,我们家族祖先的,他在温水湾战役中被温水公爵一枪捅穿了肚子,后来这柄剑就成了我们家的传家剑了,我的哥哥只喜欢美酒和女人,就把他的马和这把剑都送给我,怎么样你要不要摸摸它”

    “谢谢,还是算了吧”巴西勒谢绝了他,作为一个冒牌贵族他实在对这些贵族传闻不甚了解,及时打断了这个话题。

    巴西勒一直没有看到其他举着金剑金币旗的搜寻队,他们穿行在一片麦田旁,麦田青葱,各种小虫子在麦尖上翻飞,麦穗连在一起,像是名贵的沙漠毛毯。云彩包裹着飞鸟,在蓝天中缓缓飘荡,清风抚摸树叶的声音敲打着他的脑壳,让他昏昏欲睡。

    他们在接近黄昏时找到一个较大的村子,在西瓦达的建议下一行人在此修整,他们的马跑了大半天,俨然虚脱殆尽,急需喂食。

    村里的孩子赤着脚在他们的周围跑来跑去,男人们扛来干草放在马和骡子的面前,西瓦达的用两个小银豆子买来一堆粗盐粒把它们撒在干草堆上,夫人的小女儿高兴的舔了他的手,扭过头把其他几匹马挤到了一边吃独食。

    巴西勒匆匆吃了几口村民们送来的蘸盐面包,眼看夜色将至,却还不知道露丝小姐和爱丽丝身在何处,她们会不会很饿,会不会很害怕,一想到自己刚刚饱餐一顿他就更加羞愧了,也许露丝小姐和爱丽丝已经被其他的人救回去了,他又安慰起自己。

    事不宜迟,他不禁攥紧拳头,在村民的帮助下找到了村长,村长是个枯萎的白发老头,耳朵有些背,巴西勒不得不在他面前提高音量:“你们有没有见到形迹可疑的人,他们之中还有两个小女孩”

    村长连连摇头,连胡子都跟着摇起来:“没有,大人。这里一向太平”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巴西勒一跺脚,对村长伸出两个手指:“雷堡伯爵的队伍就在附近,昨晚有两个女仆偷了东西跑了,雷堡伯爵很生气要把它们抓回来,抓到的给这个数”

    “两枚金币吗,只要抓回那两个伯爵大人的女仆?”巴西勒看到村长的胡子都开始跳起舞,愣愣得点了点头,他本想说二百枚金币,空口许诺的快感差点让他迷失了方向,幸好眼前这位老村长有够淳朴,替他管住了自己的舌头。

    在得到巴西勒的点头后村长光着脚跑到屋外,招呼起村里的年轻人们:“都他妈别愣着啦,赶紧去找人啊”一瞬间村子鸡飞狗跳,男人们扔下锄头和犁从田地里跑回家牵起驴子,女人们放下鸡食盆解下围裙抄起木棍子,村民的队伍在巴西勒面前踩起一道浓浓的尘土,呛得他直流眼泪。

    不待坐骑们消化完食物,他们又翻身上马,走出麦田地后,一片荒芜的土地迎面而来,地上裸露着或大或小的石头,完全无法种植作物。长时间的奔跑将坐骑累的直咧嘴巴,就在西瓦达想寻找水源的时候,巴西勒跳下马趴在地上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怎么了”西瓦达紧张兮兮得问道。

    巴西勒撑起身子,拍拍手上的灰尘:“来人了,速度很快”

    两人对视一眼,驱马向前,夫人的小女儿比起西瓦达的大黑马更年轻更强壮,巴西勒很快把西瓦达甩下十几个马身,枣红色的小母马像一只红色的箭笔直的飞跃着,荒凉的风打着旋直扑而来,巴西勒甚至能听到空气被撕裂的声音,地面上裸露的石头不知被阳光暴晒了多久,让人感到灼热的气息,几簇干枯的灌木丛倔强的傲立在戈壁上,为焦黄一片的土地点缀了一些不起眼的色彩。炙热的气温把他的视线烤的扭曲起来,汗水越过眉毛浸湿了他的双眼,朦胧中几个人影闯入他模糊的视线。那人影越来越近,

    他终于看到了另一面飘扬着的金币串剑旗帜,远远疾驰而来的骑兵们很快与巴西勒会和,领头的是小博尔登,巴西勒与他对视一眼,就知道事情依然没有结束。

    “操,操,操”小博尔登大骂三声,迅速调整马头:“掉头掉头,果园城的军队已经出动了,我们接着回头找”

    “几个偷东西的小贼,至于把果园城的士兵都调出来了”西瓦达朝巴西勒咂咂嘴,露出一个疑惑万分的表情。
博聚网